皇帝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?

[复制链接]
查看245 | 回复0 | 2021-7-18 21:23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:秋菊落英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95294861/answer/869807711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这个问题嘛,有当事人写过亲答:
***友情提醒:嫌字数太多者可直接拉到结尾,精华在最后!***

众所周知唐代是我国诗歌创作的巅峰,那么《全唐诗》的开篇之作是什么呢?答案是唐太宗李世民的《帝京篇》组诗
因为年代久远,唐代帝王的生活已经无法还原得像明清那样“精确到时辰”了——还好有人为我们留下了一条“以诗证史”的轮廓。
《帝京篇》共由十首诗组成,掐头去尾,中间八首分别描绘了八个不同的场景:读书、阅武、赏乐、游园、泛舟、独处、饮宴、观舞,每一首都有明确的时空切换,起于事由,合于志意,仿佛纪录片镜头一般串联起了一幅最直观的“皇帝每日生活图鉴”。
平心而论,李世民并不算一流的诗人,但历代文评家给予《帝京篇》的评价都很高,甚至有美国学者认为它“是组织得很好的天才之作,在时空上有渐渐扩展的过程”“包含许多有趣的特征”——对于跨语言的作品,人们总是关注其社会性多于文学性,外国友人的这种评价,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对《帝京篇》之纪实价值的肯定吧。

《帝京篇》十首原诗如下:
(依然友情提醒:对古诗没兴趣的同学可以直接跳到后面看翻译,本回答的主题是帝王生活不是诗词鉴赏)

根据这组诗的内容,我们还原出来的“皇帝每日打卡清单”是这样的:
  • 其一:“秦川雄帝宅,函谷壮皇居”
开头这首为全篇的“起势”之作,并无具体的事件描写,主要体现“帝京”的地理背景和皇宫的壮丽。诗中用尽了雄、壮、遥、绮等字眼,使人感觉到帝京很恢弘、很稳固,它既有秦川之依托,又有函古关之屏障。诗人景中喻情,充满了自豪舒畅之意。
另据专业赏析,认为此诗的尾联“云日隐层阙,风烟出绮疏”另有深意:“云日”是指代臣和君,“风烟”则是指朝廷处理天下大事的决策。此句实写景物,实际则是表达“帝国中枢首脑们坐在层层宫阙里商讨国家大事,影响天下走势的政策从绮丽的窗口传出”——这个么,个人认为,有点解读过度……
  • 其二:“岩廊罢机务,崇文聊驻辇”
从这里开始,“皇帝的日常”正式上线:“罢机务”后的第一件事情,是前往弘文馆研读典籍。
据《资治通鉴·唐纪八》记载:李世民即位后,“聚四部书二十馀万卷,置弘文馆于殿侧,精选天下文学之士,以本官兼学士,令更日宿直。听朝之隙,引入内殿,讲论前言往行,商榷政事,或至夜分乃罢。”
这个故事被张居正收录在《帝鉴图说》中用来教育幼年万历,实际上关于李世民读书的故事还有很多:
《册府元龟·帝王部·文学》讲到:“及正位已後,遂博览群书,总其宏纲,殆於万卷……为帝数年之内,经史属缀,宫商自口,起居郎倾耳挥翰,百而不纪一焉”,意思是说李世民登基后勤勉好学,读书万卷,达到了引经据典出口成章的地步,连专门负责记录帝王言行的起居郎都跟不上他的速度,只能大概记个1%左右。李世民读书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,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三》形容他“上好文学而辩敏,群臣言事者,上引古今以折之,多不能对”,经常当廷舌战群臣,最后黄门侍郎刘洎只得搬出“圣人以不言为德”的大道理才勉强压住他。
有不少人根据这件事,认定李世民后期变得骄傲自满,拒谏饰非,这一点个人并不认同。应该说,皇帝和大臣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,只有彼此都形成一套治国理政的观念,才能制定出合适的政策,否则说难听的,岂不变成专门被文官集团忽悠的傻X皇帝了么?……在读书这个技能点上,文官先天就占优,所以皇帝必须辛苦些多下点功夫了。
弹幕上的同学你get了真相
  • 其三:“移步出词林,停舆欣武宴”
学完了文的,该轮到武的了。从弘文馆出来的李世民踏上了前往教习场检阅军队的路。
此处插一句:如果说上一首“读书”还算正事儿的话,那么从这里开始,接下来的七首诗写的都是“玩乐”的内容——所以前面说,这组诗很有纪录片的意味:身为皇帝不玩乐是不真实的,李世民这样写,表明他并不避讳自己的天性爱好,或者说他对“玩乐不耽误治国依然是明君”充满了自信。
关于李世民的个人武艺、治军水平和战略思想就不说了,要说的话就实在太多了……不过尾联这句“阅赏诚多美,于兹乃忘倦”算是暴露了他的内心:整组诗中,这场阅武是太宗皇帝唯一流露出“忘却疲倦”的时刻,在他的内心里,那段身披玄甲所向披靡的岁月,大概永远是他一生中最闪亮的记忆吧!那句“骏马疑流电”,与他为“昭陵六骏”之青骓所题写的赞语“足轻电影,神发天机”是何等相似!另外,你们阅武就阅武,大雁和猿猴又得罪谁了这是……
  • 其四:“鸣笳临乐馆,眺听欢芳节”
从阅武场出来,下一件事是去欣赏音乐,陶冶一下情操。
其实在文艺方面,李世民本人并不是一个泛政治主义者,他曾经亲口说过“国之兴衰,未必由此”,认为《玉树后庭花》《伴侣曲》等亡国之音不失为艺术价值很高的作品。但毕竟“礼乐”在古代具有崇高的政治地位,身为皇帝,还是要提倡高雅的、激人奋进的音乐,不能让“郑卫之音,乱世之音也”泛滥成灾。
据《新唐书·志·礼乐十一》记载:“唐之自制乐凡三大舞:一曰《七德舞》,二曰《九功舞》,三曰《上元舞》”,前二者都完成于贞观时期。其中《七德舞》即为《秦王破阵乐》,由李世民亲自绘制舞图;《九功舞》的歌词为李世民贞观六年所作的五言诗《幸武功庆善宫》,可见太宗在音乐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。
  • 其五:“芳辰追逸趣,禁苑信多奇”
听完了音乐,接下来应该去御花园里走走,活动活动筋骨。这首诗的大意是:禁苑里的美景那么好,难道还比不上放纵车轮去欣赏那万里之外的瑶池吗?既然有了御花园,那就不要再远去瑶池游山玩水劳民伤财了——知足常乐是美好的,不过那个啥陛下,您所谓的“芳辰追逸趣”包括上次在禁苑里追兔子追鹿被突厥将军解衣进谏那事儿么?
(贞观)五年十月,帝将逐兔於内苑,左领军将军执失思力谏曰:“天授陛下为华夷父母,何过自轻?傥使万一马有颠蹶,将若之何?”帝顾而异之。又将逐鹿,思力乃脱巾带,跪而固请,帝为之止焉。——《册府元龟·帝王部·纳谏》
  • 其六:“飞盖去芳园,兰桡游翠渚”
依然是御花园,此时皇帝心情大好,觉得光在岸上散步是不够的,应该到湖上去泛舟,以助雅兴:坐在小船上,分开萍叶而过,船过处日影晃动,荷花盛开,空气中充满了芬芳。游湖的人们操着桂楫唱着歌,歌声此起彼伏,振醒了湖中的小岛,多么美妙啊!这份欢乐比不比得上汉武帝的汾河饮宴呢?整个画面充满了活力和欢愉的气氛。

  • 其七:“落日双阙昏,回舆九重暮”
之所以说这组诗真的很像纪录片——从这里开始,首联两句同时交代了时间和空间的变换:夕阳西下,车驾回宫,此后三首诗的时间背景由白天转入夜晚,场景由室外转入室内。
这个时候,皇帝似乎是有点(玩)累了,回宫第一件事,是拉上窗帘独自练一会儿琴和书法。但或许又觉得有些闷,于是打开窗户将外面的云雾引进来,看到飘渺的银河倚靠着层叠的高阁,清凉的晚风摇动着玉立的树木,天地人合一,无比惬意。
整个《帝京篇》组诗,似乎就属这第七首最没什么内容,但却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首:它以一种慵懒随性的态度,写出了帝王生活特有的养尊处优、不受拘束——越是真正的富贵,越不需要富丽堂皇金雕玉砌的修饰,又有几个人能把“天黑了我要回家”写成“落日隐去在九重天际”呢?
接下来的两首诗,主题都是“宴会”,但是侧重点略有不同:第八首是非常正式的君臣之宴,第九首则带了些许“情趣”的色彩。
  • 其八:“欢乐难再逢,芳辰良可惜”(嗯,没错,这句话是天可汗本人写的……)
作为一个典型的喜聚不喜散之人,李世民的独处是注定不会持续太久的。感到孤独了怎么办呢?那就召人来陪我宴饮吧!
之所以说这里写的是群臣侍宴,不仅因为 玉酒、兰殽、云罍(饰有云状花纹的酒具)、绮席 等词语的华丽铺陈,最重要的是“千钟合尧禹,百兽谐金石”这句:前半句出自“尧舜千钟,孔子百觚”,后半句出自“击石拊石,百兽率舞”,都是上古圣君的典故,用来比喻群贤毕至,礼乐繁盛。贞观君臣经常借助宴会这种比较轻松的场合来探讨国事,比如那句著名的“人言魏征举动疏慢,我但觉妩媚”就出自贞观八年的一场宴会。后世诗人元稹怀念起盛唐气象,无不感慨地说:“文皇虽宴游寝食之间,王、魏实在其所……当是之时,司股肱耳目之任者,有君臣之义焉,有父子之恩焉,有朋友之欢焉。”(出自《论谏职表》)
此诗的尾联“得志重寸阴,忘怀轻尺璧”一句,引用了《淮南子》“圣人不贵尺之璧,而重寸之阴”的典故。同样的话,李世民也对房玄龄说过:“古人轻尺璧而重寸阴,然贤人君子,立身成名,各欲及时,虽自励不怠,但恐岁月如驰,德不周物。”(《册府元龟·帝王部·诫励第二》)体现了李世民对君臣之情一贯的珍视。
  • 其九:“建章欢赏夕,二八尽妖妍”
大约十五年前,初次读到这首诗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“果然是语文课上讲过的齐梁靡靡之音!” 然而成年之后再读,反而有点喜欢上了这首有点不太正经的“艳诗”:李世民毫不避讳自己对二八少女的喜爱,大大方方承认她们的美丽动人,就像昭阳殿上的赵飞燕姐妹那样勾人魂魄,觉得有这么多美人给自己伴舞,他感到很开心,比天上的神仙还好——美人侍侧本来就是帝王生活的一部分,刻意略去不提反而显得假。这首诗写得活色生香又不失诗歌的韵律典雅,为整组诗增添了不少趣味。
  • 其十:“以兹游观极,悠然独长想”
结尾这首就不深入解读了,全是感想与反思,硬要翻出来会有点尬:您非得把政论写成五个字五个字的不累么?翻译出来能直接拿去新闻联播念了都!
(大意如下,没兴趣的可以跳过):
在游观之后,总是喜欢一个人静下心来想一想。一边遍览前贤典籍,一边诚心诚意地检讨自己的作为,反思自己为政之得失。俭、谦、诚、敬、惠、明,这六个字的为政理念不应仅仅停留在诗中的,更要落实在治国的实践之中。要以尧禹的德行要求自己,宫殿要简约,坚决反对大兴土木建造超级宫殿。《易彖·谦卦》云“人道恶盈而好谦”,要正确认识谦虚的意义,谦和待下,杜绝骄奢淫逸。“敬”就是戒慎而不怠慢的意思,要对自己的使命高度负责,敬天命的根本是惠养百姓,既然身负天命,就要兢兢业业地做好治理国家的工作。明就是善察忠谏和明刑赏,之所以能“明”,乃是因为能够兼听各方意见。除此之外还要重视对民众实施敦厚的教化,只有这样才能使民风纯朴,只有等到民众都已经感受到了国家的恩惠以后,再去承接前人的先例,完成封禅的伟业。

李世民的“原著”就分析解读到这里。如果说读完这组诗,对帝王生活有了什么样的印象,那么第一个印象是“丰富”——唐朝是社会风气开放的时代,无论皇帝还是大臣都比后世大多数时代更为自由。李世民不是那种推崇996的皇帝,特别是贞观十三年以后,在房玄龄的建议下,李世民以“天下太平,万机事简”唯由,改为三日一临朝(《册府元龟·帝王部·朝会》),从此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。身为皇帝,如果想要发展什么爱好,几乎随时能够获得最好的资源:想读书,有天下闻名的十八学士给自己讲解;想听音乐,有专门的太常馆为自己演奏;想练书法,有人不远千里把《兰亭序》给献(骗)过来;觉得孤单了,还可以召唤大臣们来开一场Party——正如作者自己所言,真的是应有尽有神仙般的生活了。
不过要说第二个印象的话,那就是“累”:虽然一大半篇幅都在讲“玩乐”的内容,但仔细想想又有哪件事是真正轻松的?读书是为了学习治国的经验,阅武是为了富国强军,开宴会是与臣下增进了解互信的重要社交工作(还得随时准备接受谏言),听个音乐要想着弘扬高雅艺术,哪怕是独处时玩的琴棋书画都无一不需要一定的技艺。
说到这里想到了一个近期的热门话题:什么才是真正的贵族?唐太宗是贵族出身不假,但他一点也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而是学得文武双全六艺精通,开创了一个“有唐三百年风雅之盛,帝实有以启之焉”的时代(插一句:我没有跪舔贵族的意思,努力提升自己的普通人和不学无术的富二代都有得是,不杠)。那些一提到“贵族生活”不想着利用手上比别人多的资源去培养更多的能力、只能想到繁文缛节锦衣玉食纸醉金迷的人,本质上跟“皇帝每天拿金锄头种地”没什么区别。

最后,本文第一、五、六、十首诗歌的翻译赏析来自开头那本著作吴松林老师的精彩讲解,非常感谢!虽然我很喜欢古诗词,但是翻白话写鉴赏简直就是我的噩梦。

当然了,以上是李世民自己总结的日程表。但是,同时期还有一个人,他所观察到的皇帝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:
陛下初登大位,高居深视,事惟清静,心无嗜欲,内除毕弋之物,外绝畋猎之源。数载之后,不能固志……或时教习之处,道路遥远,侵晨而出,入夜方还,以驰骋为欢,莫虑不虞之变,事之不测,其可救乎?此其渐不克终,七也。——魏征《十渐不克终疏》
注意加粗部分的精彩:
魏征:一天天的找不见人影儿,说是去教习军队,你把训练场地选得那~~~~~~么远,天还没亮就出去了,天黑了才回来,说不是去打猎的,骗谁呢???

所以,就“皇帝的一天怎么度过”这个问题,不同的人给出的回答可能差异较大,大家博采众说、兼听则明吧!
(因为电脑存图旋转比较容易,所以图片日程表就照顾手机版了,请横屏欣赏:)


编辑于 2020-11-04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